当前位置:主页 > 书评书摘 > 详情

黄梅博士出版《向死而爱》,希腊自由爵士之父

2018-04-08 11:53

------------为什么她出书,希腊自由爵士之父都来中国助阵?

在黄梅博士新书《向死而爱》出版之际,希腊跨界艺术家、希腊爵士、自由即兴音乐之父、电影音乐人、画家弗洛罗斯·弗洛里季斯 (Floros Floridis)将携他的美术作品和音乐,踏上为期两周的中国之行,为黄梅博士的新书助阵。

目前,弗洛罗斯先生正在为两部即将拍摄的新片创作音乐,并准备他在维也纳、阿根廷、希腊和德国的美术展览以及演出。他为什么要在紧张的行程安排中抽出时间来到中国助阵黄梅博士的新书出版呢?

黄梅博士的新书《向死而爱》终于用附页的方式通过德语和英语公开了她的抗癌、向死而爱的人生。往日在一起合作的各国朋友们才能够更深入地了解到,原来这个小小个子、柔弱但充满激情、忘我工作的中国女姓, 在他们的眼里,梅总还是位中国女子,原来梅曾经患过那么严重的癌症,要面对大病过后留下的伤痛,身体的不便。所有的朋友都深深感动了,他们为黄梅女士的书用英语、德语、希腊语、法语、意大利语、俄语……书写下了感言,纷纷表示要到中国来助阵黄梅博士的新书出版,并在各国积极帮助黄梅博士联系,希望她的书能够被翻译出版。

希腊著名跨界艺术家Floros Floridis几十年同时纵横驰骋在美术与音乐的领域。他出生于希腊的塞萨洛尼基,如今生活在塞萨洛尼基以及柏林。他是一位卓有成效的跨界艺术家,3岁起开始画画,同时也开始吹号。父亲惊讶于他的艺术天赋,刻意培养他,但是年轻时叛逆的他在选择大学专业的时候,即放弃了音乐也放弃了绘画。大学毕业之后,他终于还是回到自己内心深爱的音乐与艺术,不断跟从名师学习,并创立自己的乐队,作为第一个在希腊即兴演奏爵士乐的音乐人之一,他于1984年创立了塞萨洛尼基市爵士及即兴音乐节,并连续七年任艺术总监,也被视作希腊自由爵士的创始人物之一。

他发表的CD多达40张,并且经常参与其他艺术家的专辑。

他曾在多场演唱会及音乐节与希腊、欧洲以及美国的音乐家们同台表演:

2016——柏林ADK(艺术研究院),与法国著名黑人舞蹈家科菲科科(Koffi Koko)合作演出

2017——维也纳国际音乐节,与科菲科科合作演出

他近年来的CD都是应邀为电影创作的主题音乐,其中最主要的是以下几部:

“安娜的夏天”(2001,珍妮·米瑞菲)

“法鲁克的咖啡馆”(2004,安娜·斯威格斯等)

“世界属于莫斯科尼或者谁”(2005,珍妮·米瑞菲)

基于他的绘画天赋,他的大部分CD都是由他自己的绘画做封面。

他的美术作品具有音乐的流动,如同他即兴演奏的爵士乐,节奏跳动、音符随性而至,从心所欲,又自成方圆,疏密有致,轻松不拘一格。他的绘画还深含希腊文化背景,使人联想到希腊文字的悠久历史。

Floros先生近年来频频在德国带着他的音乐举办他的个展,并在个展中即兴演奏。

2013年,电影“德国朋友”(2012,导演珍妮·米瑞菲)曾应邀参加北京国际电影节正式竞赛单元。

但是Floros先生的美术作品还没有在中国被展出过。

2016年9月,黄梅博士邀请Floros先生参展“首届丝绸之路(敦煌)文化博览会——油画精品展”;紧接着10月,黄梅博士又邀请弗洛罗斯先生和珍妮·米瑞菲到武汉美术馆Big Hause 参加展览。

2017年9月,黄梅博士之邀弗洛罗斯先生参展“2017布拉格首届中欧国际艺术双年展”。每一次美术展览上,黄梅博士总是特别请弗洛罗斯先生带上他的大小黑管,在合适的场合即兴演奏,而弗洛罗斯也不辞辛苦,乐于演出。只是每次,他都会幽默地说:我这是为美术,如果平时我的音乐会,那我每一场的出场费都很高的。

正如弗洛罗斯对黄梅博士新书发表的感言:生活在另一个国家,患了癌症,离婚了,并抚养大一个孩子是不容易的!

梅的写作给了她深度需要的第二人生,给予了她正能量,让她生命前行,并充满意义。

弗洛罗斯先生是常年生活在德国的成功的艺术家,但是作为希腊艺术家,他更能够理解黄梅女士的不容易,他很佩服黄梅博士,而黄梅博士告诉弗洛罗斯先生:中国的文化历史很长,而希腊的古老文明是艺术家们特别向往的。我自己去过希腊,也组织很多中国艺术家去过希腊。

弗洛罗斯先生决定用自己的行动来支持黄梅博士,他将携带他的美术作品和音乐4月中旬来到中国,助阵黄梅博士的新书出版。

一位是自由爵士之父、电影音乐人、画家,一位是作家、学者和策展人,两位都是斜杠时代的跨界人士,他们两位将举办美术展览、系列讲座并配合即兴爵士演奏、 歌曲、朗诵,跨界希腊、中国、德国文化。